第 1 章: 首席执行官 寄语



This CEO Letter was published in our GIC Report 2019/ 2020.

尊敬的各位,

这是一个非常时期。我们此时此刻面对的是一场公共卫生、经济与金融互相重叠的三重危机。形势的发展以及社会各方面对应措施正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在进行中,这其中就包括严格的人员流动限制,严厉的公共卫生措施,创纪录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企业为节省现金采取的紧急方案,以及剧烈的金融市场波动。

在动荡的环境中审时度势、随机应变

尽管外部环境任然动荡不安,但 GIC 的投资组合绩效仍然保持着强劲的韧性。今年,我们投资组合的 20 年年化美元名义回报率为 4.6%。剔除全球通货膨胀因素后,20年年化实际回报率为 2.7%,低于去年的 3.4%。此指标因剔除了21 年前互联网泡沫时代的强劲回报而下降,与最近的市场走势无关。

新冠肺炎大规模爆发的疫情是无可预料的,但它却加速了全球经济衰退的进程。它进一步暴露了我们近几年在年度报告中屡次提到的投资环境脆弱性。在此次疫情之前,GIC 就对资产价格高企不下,基本面疲软,政策空间有限以及不断加剧的地缘政治不确定性等不利因素存有顾虑。因为,这些状况很可能会对我们的投资组合造成永久性损失。但幸运的是,我们通过减少股票分配、加大现金持有,以及对投资交易进行更加谨慎地评估等方式降低了风险。

这种防御性的战略使我们的投资组合避免遭受到了金融市场 2020 年第一季度最严重的波动带来的影响1。GIC 的投资组合回报波动率一直小于参考投资组合,因而提供了可靠并可持续的长期实际收益。这在过去的五年中尤其如此。我们现在已准备就绪随时抓住良好的投资机会来提高我们的长期回报率。

我们作为国家储备保管人的职责

在此困难时期,我们更要意识到,委托给 GIC 的储备资产是新加坡的重要资源。今年,新加坡预计将经历一次严重的经济衰退2。政府为此推出了四项总额达 930 亿新元的救济计划,为家庭、工人和企业提供支持。除了征调 2020 财年 180 亿新元左右的年度净投资回报贡献3(NIRC)外,政府还需要从过去的储备金中特别提取 520 亿新元。在此之前,新加坡仅在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GFC)时提取了一次过往储备金。今年预计提取的 520 亿新元将是上一次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所提取资金的十倍以上。

新加坡在危机时期具有动用国家储备金的能力是一个尤为重要的战略优势。这免除了新加坡国民未来需要背负沉重的跨代债务。对一个没有自然资源的国家来说,这也起到一个重要的缓冲作用。而这战略优势的筑建正是因为我们开国元勋的远见卓识以及政府和人民的一贯谨慎所铺就的。只有在特殊情况下,且获得当选总统批准后,政府才能动用储备金。

新冠肺炎不会是新加坡面临的最后一次危机。展望未来,随着社会需求不断的增长和为适应气候变化而必须采取的措施,我们国家的支出将持续增加。因此,我们的储备金将继续通过 NIRC 成为政府的重要收入来源。GIC 必须继续为我们管理的储备资产保值增值。  

身处于不断变化的全球投资环境

全球投资前景因有广泛的未知数和下行风险而将变得更具挑战性。除了疫情的未知因素(例如随后可能出现的数波感染潮)以外,其他先前存在的问题也逐渐凸显出来, 这包括了数个根本因素,例如,生产力增长缓慢,社会契约精神减弱,债务负担沉重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等等。

此次疫情加速了以下几个方面的转变,它们将重塑未来投资环境格局。 

首先,决策制定陷入未知领域。各国政府和中央银行正在采取大规模的非常规政策来支持经济复苏。随着全球利率跌至 140 年来的最低点,不断加剧的政治分歧,以及企业和公共债务水平的进一步攀升,即使在经济复苏之后,政府也很难调整或撤消这些大规模的刺激措施。这就会引发与通货膨胀和汇率波动的政策风险。而这种风险是投资者在最近的历史中不曾遇到的。

第二,全球化进程受阻。主要经济体对全球化的努力已出现放缓态势。新冠肺炎疫情除了加快推动供应链多样化或回归本土的进程,也加强了国内生产必需品的紧逼性,并增加了采用先进机器人、增材制造和内容数字化等技术的应用。供应链的模块化和可复制性将变得更加普遍。为了进一步保护国内利益,各国政府还可能会收紧对外国劳工和外来资本的限制。全球化的大规模后撤,可能会阻碍全球生产力的增长,这趋势尤其不利于历来依赖外国投资和出口拉动增长的新兴市场。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很可能会看到亚洲经济体与世界的联系出现重新调整。此次疫情给已经非常紧张的美中关系又增加了压力。中国在面对更严格的贸易、技术和资本限制的情况下,将会对亚洲其他地区带来影响。在某些生产成本较低,供应商生态系统完善或国内市场庞大的国家,或许可以从全球供应链多元化中受益。从长远来看,企业会寻求在消费者所在邻近区进行生产。对拥有全球最多消费者的亚洲来说,这将支持区域内贸易的强劲增长4

第三,治理将变得更加重要。随着全球经济衰退、公共卫生挑战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不断加剧,政府的准备和对应能力、各国与全球供应链的相关性以及其赢得民众信任的能力将成为其治理表现的主要驱动力。

第四,行业整合将成为必然的趋势。新冠肺炎疫情大大削弱了许多公司的财务能力,中小型公司更是首当其冲。考虑到此次疫情的影响深度和持续性,许多企业或将无法生存,而其他公司则或需寻找资金注入,或者寻求结盟,或者被收购。具有强大资产负债表和技术优势的公司则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此外,高估值更是加剧了不确定性。最近的政策刺激措施已将资产价格推高至投资者很有可能因超值支付并遭受永久性减值的风险。  根据我们的投资职责,规避这类风险是我们的首要任务,这就需要对大盘采取谨慎的态度。与此同时,随着结构性变化和突发性市场大幅度波动的出现,我们已准备就绪将资金用于此类单一事件的投资机会。您可以在我们的专题文章《不断变化的全球投资环境》中了解更多信息。

专注于我们的价值观和优势

在多重不确定性的投资环境下,我们应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坚持自己的价值、增强自己的风险承受能力、保持自己的优势,以及约束自己的行为。

我们将继续遵循“预备,不预测”的原则,加强投资组合的多样化,以及在适度的多选性。我们应该保持长远的眼光。这意味着,我们要注重基本趋势而非市场情绪,注重价值而非价格,以及注重伙伴关系而非交易关系。

最后,我们再次强调我们对可持续性的高度重视。气候变化和其他可持续发展风险将会极大地影响自然环境和资本市场,进而影响我们所投资产的长期价值体现。因此,可持续发展是我们的投资策略、风险管理以及企业文化和流程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会注重于支持“过渡性”,意即:积极主动采取行动来改善可持续性的企业。我们在《管理投资组合》部分中对可持续性方法分享了更多相关信息。

构建一个坚强并有韧性的组织

组织韧性是 GIC 投资工作和宗旨的基础,尤其是在危机时期,它能够使我们保持住绩效表现。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就是对我们组织韧性进行的一次考验。它不仅给员工的健康和安全构成了风险,而且也削弱了 GIC 在全球各地办公室的运营能力。GIC 的“业务连续性计划”包括针对传染病爆发的详细应对计划。该计划是基于我们在非典型性肺炎(SARS)方面的经验进行了调整和改进的改良版。此计划,再加上我们对技术解决方案的持续投入,使我们能够有效应对此次的疫情,这其中就包括迅速推出安全措施和大规模远程办公模式。

今年,我们任命了朱勇勤先生、刘紫薇女士和杨健明先生为我们集团执行委员会(GEC)的成员。他们不仅需承担企业层级工作,还要担任私募股权、固定收益和公募股权首席投资官的各本职工作。同时,我们也祝贺应远一先生继谢大地博士之后成为 GIC 的首席风险官和 GEC 成员。添加这四位新 GEC 成员也是我们确保 GIC 无论在当前还是未来都具有强大的领导者阵容的一项不间断工作程序。

我要对谢博士多年的服务和其对 GIC 的贡献表示深深的感谢。他非常注重承担有偿、知情和授权的风险。这加强了我们的风险文化,使我们能够谨慎地扩展和创建应用新的投资方式到新的投资领域。

在对外方面,我们不仅要继续与合作伙伴合作,还要与本地社区进行互动。例如,针对弱势家庭学生的领导力和社区参与计划—— GIC Sparks and Smiles 至今已创办有五年时间。自该计划启动以来,已有 650 多名学生志愿投入了大约 17,000 个小时来为儿童和青少年提供指导服务。让我感到振奋的是,许多人自完成从该计划后,也还继续参与服务社区计划。今年,我们还启动了一个指导和志愿服务计划——GIC X Change。在该计划中,GIC员工定点负责一组青少年,共同开展社区服务项目,并使其产生长期影响。

最近,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GIC 开展了一元对一元的配对捐赠活动。该活动不仅为我们员工领导的众多基础社区项目提供了支持,也为亚洲、美国和欧洲的救灾工作提供了捐款。作为新加坡储备金的管理者,GIC 希望尽己所能帮助弱势群体。

我还要向我们全球各办事处的员工表示深深的感谢。正是由于他们的韧性和奉献精神使 GIC 能够提供持续的长期实际回报,并成功应对我们在运营中遭受的重大中断情形。尽管他们在工作和生活中承担着很大的压力,但还是互相支持并竭尽全力为我们的业务提供保障。与此同时,我也要感谢我们的董事会和合作伙伴在此困难时期所给予的持续支持和信任。

有备无患

这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在为充满挑战的投资环境做准备,而我们的防御性举措将有助于帮助我们渡过当前的动荡时期。在我们的职责、价值观和投资原则的指导下,我们将时刻保持警惕。我们已准备好面对一个未知的未来,并将继续谨慎地为新加坡管理国家的外汇储备。

林昭杰
GIC 首席执行官


[1]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股票市场下跌超过 20%,是自全球金融危机(GFC)以来最差的季度表现。来源:MSCI全球指数。

[2]来源:新加坡贸易和工业部

[3]NIRC 包括了由 GIC、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淡马锡所管理储备金高达 50% 的净投资回报,以及由剩余资产内过往储备金产生高达 50% 的净投资收益。  它是新加坡政府最大的单一收入来源。

[4]据估计,到 2040 年,全球 40% 的消费将发生在亚洲。来源:麦肯锡 《报道亚洲未来》 (2019年7月)